简体
  •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热门资讯> 正文

被荷兰要求“补税”6400万元,对九号公司影响多大?

2023-11-26 11:23

又一家出海业务强势的公司,遭遇了海外的“罚单”。

九号公司(689009.SH)11月18日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Segway Discovery Europe B.V.(SDEBV)收到荷兰海关财政部出具的《税务事项通知书》,要求补缴工业产品关税、反倾销税、反补贴税及利息总计8,258,583.85欧元(超6400万元人民币)。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公告截图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公告截图

这份公告还称,此次税款补缴涉及的E-BIKE土耳其供应商CYCLETRON,本地化比例未达欧盟免税标准。九号公司表示该事项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已终止与CYCLETRON的合作,并将按照法律程序向其索赔。

那么,九号公司在荷兰遭遇的“罚单”,会波及欧盟业务么?接下来的局面走势如何?

本次补税所涉业务,是九号公司的共享E-Bike业务(电动助力自行车或电踏车),荷兰监管方面要求SDEBV对未达本地化比例的部分共享E-Bike产品按照原产地为中国进行税率更正,补缴反倾销税及反补贴税等税款。

早在这笔补税发生之前,欧盟就开始对中国的E-Bike启动了“反倾销”“反补贴”调查。

事件发轫于2017年,当时欧盟欧盟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应欧洲自行车生产商协会申请,对原产于中国的电动自行车启动反倾销调查;同年12月21日,欧盟委员会再发布公告称,对原产中国的电动自行车进行反补贴调查。

今年3月,另一家中国企业——捷安特电动车(昆山)有限公司,就被欧盟委员会作出反倾销和反补贴再调查肯定性终裁:反倾销税率为9.9%、反补贴税率为3.9%。

图片来源:中国贸易救济信息网 图片来源:中国贸易救济信息网

而在今年9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欧洲议会发表年度“盟情咨文”时宣布,将启动对中国进口电动车的反补贴调查。虽然看上去是“中国进口电动车”,但业内已经在担忧,是否会扩大化至E-Bike领域。对此,小牛电动CEO李彦就表示,小牛电动的E-Bike品类(助力自行车)受到了一定影响。

但从实际情况分析,两轮电动车主要包含 3 个细分品类:E-motorcycle(电动摩托车) 、E-Bike以及 E-scooter (电动滑板车)。其中,电动滑板车才是九号公司最重要出海产品,2022年财报显示,电动滑板车和电动平衡车业务营收占比为55%。

另据九号公司公告,截至前三季度,公司的共享E-Bike共出货1.86亿人民币,且本年度主要出口至欧洲以外地区(欧洲地区占比16%)。结合其三季度财报来看,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75.26亿元,虽同比下降1.39%,但共享E-Bike的出货收入也仅占总营收的2.5%。

所以,预计此次“补税”,确实并不会对九号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但九号公司公告也表示:如按《税务事项通知书》缴纳全部税款及事后计入利息,预计将影响公司2023年当期损益。通俗地讲,当期损益指某一会计期内,企业经营活动所产生的收入与支出之差,即净利润。以此可见,6400多万元人民币的“补税”,可能会纳入其应交税款,直接影响到公司2023年的净利润。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公告截图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公告截图

同时,此次九号公司子公司被要求补交反倾销税、反补贴税均属于“进口商品附加税”。转言之,是当地对外国商品在本国市场上倾销所采取的“反倾销”抵制措施。意图通过对外国商品征收一般进口税外,再增收附加税,使其不能廉价出售,从而保护进口国的制造商。

而企业遭遇“反倾销”,通常势必也会对自身的出海业务构成一定的影响。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发表的文章中就指出:在国外市场上遭遇反倾销,加剧了出口企业所面临的竞争压力,使得中国企业在相应的国外市场上面临更大的成本和价格劣势。在竞争压力加剧的情况下,企业利润空间受到挤压,因此多产品出口企业会通过提高出口价格、减少出口产品数量、集中出口核心产品和出口市场多元化等方式增强自身竞争力。

由此可见,此次“补税”对于九号公司不仅是“钱的问题”,很可能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其海外业务的扩张速度。尤其是欧盟启动E-Bike“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后,又宣布将启动对中国进口电动车的反补贴调查,这对“子公司被罚”的九号公司和其它出海做E-Bike的企业来说,更是一个不妙的信号。

此番“补税”也让九号公司“闷声发大财”的海外生意——E-Bike,浮出了水面。

E-Bike是对传统自行车进行了电气化改造,增加了“三电”,电池、电机和电控系统,但仍以人力驱动为主,只在爬坡等场景才会启动电机助力;对比来看,国内的电动行车更像海外的电摩产品,基本以电驱为主,带脚踏和低速也只是为了符合国标。

图片来源:小红书 图片来源:小红书

虽然,这门生意在国内不温不火、渗透率很低——2021年,中国E-Bike销量为14万台,渗透率为1%;但近年来,E-Bike在海外,特别是欧美,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态势,2020年E-Bike欧洲市场的渗透率就已超过20%。

据德勤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21年,欧洲和北美市场的E-Bike销量由250万辆提升至640万辆。其中,北美市场增长尤为惊人;2021 年,美国E-Bike进口量超过79万辆,同比增长了70.6%。

而中国企业,正是这波“泼天富贵”的最大获益者。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E-Bike出口高达996.13万辆,在制造端已经是绝对的王者。受市场爆发的带动,这个细分品类不仅吸引了海外奥迪、宝马、保时捷、兰博基尼等多家豪车企业关注,国内腾讯、阿里、红杉资本、高瓴等互联网企业和投资机构也纷纷加注。

据CVSource数据显示,2021年7月-2022年11月的一年半时间中,超20家两轮电动车企业获得融资。其中,一家叫做TENWAYS公司,获得了阿里巴巴、腾讯、高瓴资本的融资,最新一轮融资已高达3亿。

图片来源:投中网 图片来源:投中网

中国企业能够把这件事情做起来,离不开两个因素——补贴和供应链。受惠于低碳因素,欧美对E-Bike有一定的补贴,这一点和国内新能源补贴类似。例如这次要求九号公司补税的荷兰,早在2018年就推出“每天10公里,每周19 欧元”的交通补助,并坚持至今。美国也在在今年3月重启抵税法案,推出了“给予新E-Bike 30%的购入补贴(最高1500美元)”的“E-Bike环境改善法案”。这些补贴,激励了用户选择E-Bike。

而中国强大供应链能力,则让企业有机会生产质量更好、利润更高的产品。拆解来看,E-Bike的车架来自于自行车和摩托车,电池、电机、电控等部件则与汽车、电动自行车产业链有关。这两条产业链,中国都有优势。

在自行车产业方面,中国拥有江苏(昆山和太仓,高端线)、天津(低端线)和广东(次高端)三大制造中心,辐射日韩东南亚与欧美。常州和无锡,则有丰富的“三电”产业链,中国的动力电池、电动自行车产业集群就位于这两地。

中国企业生产的E-Bike自主可控、物美价廉。在制造端,中国厂商拥有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优势;相应的,品牌端溢价也很更高,难怪巨头们都垂涎。

九号公司在一众E-Bike企业中,已经算出海较晚的了。直到2022年,九号公司才在“欧洲微出行展”上,展出电动助力自行车E-Bike A200和E-Bike A200P。所以,目前以E-Bike为代表的两轮车出海业务,在九号公司海外业务占比中,仍是比较小的。

在E-Bike领域,九号公司虽然是后起之秀,但并不妨碍其出海业务“撑起半边天”。据企业财报显示,2022年,九号公司境外收入占比56.69%,其中电滑板、电动平衡车类产品是出海的助力。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2022年财报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2022年财报

九号公司,最初生产九号平衡车、九号电滑板等产品,且最开始对标的就是世界平衡车鼻祖赛格威(Segway)。在两个工科生创始人优化下,平衡车产品价格被打到万元左右,仅有赛格威产品20%,重量只有赛格威产品的25%,一下就在国内卖爆了。

不过,九号公司在出海后,一直面临着赛格威专利官司的威胁,后者把从基础到应用的四百多个平衡车专利注册了个遍。为了走出国门,2015年,成立仅3年的九号公司,在雷军等资方支持下收购了赛格威,拿下了后者全部品牌和专利。

虽然外界一直认为这是一笔“蛇吞象”收购,但实际上赛格威自身命运也不好。价格昂贵、不够安全、不够便携、把这家公司困在小小的市场份额中,空有个“鼻祖”的身份却赚不到钱,还被多次转卖。

在中国制造加持下,这笔收购变成了一次双向奔赴的拯救,赛格威靠着中国供应链,终于把自己价格打下去了,而九号公司也靠赛格威的品牌和技术顺利出海。

迄今为止,九号公司都是双品牌战略,那些强势出海产品,大部分都是以赛格威品牌示人。九号公司正式通过赛格威,与Voi、Lyft、Uber、Spin、Grin等共享出行运营商达成合作,在海外疫情期间抓住了共享平衡车的爆发红利。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2022年财报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2022年财报

这个本来为了封锁九号公司等平衡车公司的专利纠纷,却成了九号公司最大的护城河——提起诉讼的赛格威成了九号公司的子公司,除九号公司外的其他公司,禁止在专利有效期内进入美国销售产品。

但需要注意的是,随着海外共享出行领域泡沫挤出,九号公司也迎来自己的成长阵痛。这一点在半年报里有所体现,其To B产品收入大幅下滑,同比下降45.18%。最新财报显示,九号公司2023年前三季营收75.26亿,同比降1.39%;净利为3.79亿元,同比降3.75%;扣非后净利为3.48亿元,同比降12.45%。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2023年三季报 图片来源:九号公司2023年三季报

另一方面,海外业务的强势,似乎也会稀释九号公司对国内的业务关注。2022年,受平衡车路权进一步限制的影响,九号公司境内业务营收增长就为负数(-6.71%)。

目前,九号公司把国内市场的希望,寄托在电动自行车及电动摩托车业务上。虽然自己和自己比属于业务增长阶段,但放到市场中来看,也有些不尽如人意。例如,在高端化和智能化认知上,九号公司的产品优于雅迪爱玛两大巨头,但九号公司两轮电动车产品的市占率却落后很多。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电动两轮车销量约5010万辆,同期九号公司两轮电动车全年销量为83.16万辆;以此计算,九号公司电动两轮车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仅占1.66%。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此外,智能化也并非小牛电动、九号公司这些“新势力”的专利。体量更为庞大的雅迪、爱玛、台铃也在纷纷加码相关投入,后者线下布局更广、家底更后。如果九号公司不能利用好短暂窗口期,跑通商业模式,那么后面的竞争,只会越来越难。

另一方面,九号公司还要适应电动自行车市场的红海竞争。过去,靠着产品力,九号公司以营销费用低为特色(平衡车业务常年维持在千万级),但面对如今的红海市场,九号公司的销售费用便开始激增——2022年达到历史最高值为9.25亿元,同比增长高达56.2%。今年上半年,其销售费用同比增加44.48%,至4.57亿元。营收下滑,销售费用在增加,九号公司亟待解决这个“左支右绌”的局面。

当前,九号公司拥有高达近60倍的市盈率(TTM)。也就是说,如果用PEG估值法来算,九号公司需要实现60%业绩增速。所以,九号公司似乎也在想方设发另辟角度来支撑自己的市盈率,并夯实“科技标签”,避免自己被视为单纯的3C消费品公司。为此,九号公司开始发力服务机器人赛道,并不断强化“智能+轮子”创新机器人公司的标签。但如今,E-bike被荷兰要求补税6400万元,利润和业务都受到影响。而国内两轮电动车占有率尚低,九号公司能够妥善解决这次风波吗?考验智慧。

参考资料:

1、猎云网,《E-Bike品牌出海淘金,短途出行促成千亿美元新风口》

2、炫氪,《中国制造的E-Bike火遍全球,但为何国内没热起来》

3、奥特快谈,《平衡车的全球龙头,是一家中国公司》

4、《许家云,张俊美,刘竹青.遭遇反倾销与多产品企业的出口行为——来自中国制造业的证据[J].金融研究,2021(5):97-116.》,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风险及免责提示: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立场和观点,不代表华盛的任何立场,华盛亦无法证实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原创性。投资者在做出任何投资决定前,应结合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的风险。必要时,请咨询专业投资顾问的意见。华盛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对此亦不做任何承诺和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