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热门资讯> 正文

咖啡公司Tims中国上市一月 背后笛卡尔资本集团巨亏64%

2022-10-31 01:34

《科创板日报》10月30日讯(记者 陈美)距离Tims中国上市纳斯达克已一月有余。但截至目前,这家试图成为第二个星巴克的咖啡公司,在美股市场上的表现不如人意。

美东时间10月28日,Tims中国(THCH)报3.55美元,与10美元上市的SPAC壳公司相比,折价64%。这一幅度的下跌,失望的不仅是普通市场投资者,还有Tims中国背后的资本——笛卡尔资本集团(Cartesian Capital Group)。

笛卡尔资本集团浮出水面

与此前Tims中国上市时市场更聚焦上市主体不同,随着这家咖啡公司上市一月有余,背后资本也浮出水面。

股权穿透显示,Tim Hortons中国公司的股东为Cartesian Capital Group,即笛卡尔资本集团。这是一家由华人成立的公司,老板是Peter Yu,在运作Tims中国之前,2012年拿下汉堡王在华的特许经销权。更早前,笛卡尔资本集团是燕骏汽车的股东之一,后者是华北地区第一家宝马和MINI的经销商,于2012年被宝信汽车(HK1293)收购。

但与前两次资本运作相比,此次Tims中国上市,没有给笛卡尔资本集团带来预想中的回报。

10月30日,一位了解SPAC上市路径的投资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由于SPAC审批流程快速,节省了路演时间,成为近两年来美国资本市场上最火爆的上市方式之一。

“Tims中国在华仍处于扩张阶段,需要快速融资,补充、巩固现金流,SPAC为最佳上市方式。同时与传统IPO上市相比,SPAC上市也无明显差别。在快速获得现金流的情况下,笛卡尔资本集团更愿意旗下公司Tims中国通过SPAC上市。”上述投资人如是称。

实际上,成立于2006年的笛卡尔资本集团,在管理的50亿以上美元资金中,至少有2.5亿美元投资非上市公司。此次合作的壳公司是Silver Crest,由Ascendent Capital Partners(即上达资本)发起成立。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家专注于中国市场的私募股权公司,2021年1月壳公司Silver Crest上市时,成功募集了3.45亿美元。

另一位了解SPAC操作的投资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笛卡尔资本集团选择与上达资本合作,或出于两方面原因。“一是,上达资本背后老板也是华人,即Silver Crest的发起人为上达资本创始人孟亮;二是,SPAC在美国资本市场兴起后,相比其他投资者,他们更加了解中国有潜力的企业。”

“在SPAC受关注的同时,最近一段时间中概妖股再现。除尚乘数科(HKD)上市13个交易日,市值超越阿里以外,另一中概股智富融资(MEGL) 也涨幅惊人,其中一个盘前交易日大涨206%,整体价格较IPO时累计上涨73.25倍。”采访中,另一长三角区域的私募基金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由于中概股暴涨,一些私募基金风闻而动,有基金想通过SPAC方式大赚一把。

“但中国私募基金想出海去美股炒SPAC也绝非易事。一方面需要找到合规的美元基金作为通道出海;另一方面,机构手里也没有太多合适的SPAC壳资源,这让一些私募基金有所失望。”

截至目前,通过SPAC快速融资的Tims中国,不仅上市首日没有表现出令人满意的走势,上市后也是跌跌不休。这一情况,背后的投资者笛卡尔资本集团应该没预想到。

美东时间10月28日,Tims中国跌至3.55美元,较当初10美元SPAC壳公司的上市价格折价64%。上述私募基金人士还认为,难受的或许还有红杉中国、腾讯投资、钟鼎资本,2021年2月三者参与Tims中国新一轮融资。“尽管当时未披露融资金额,但在Tims中国3.8美元的价格下也难露喜色。”

笛卡尔资本集团也造壳

作为一家资金管理公司,笛卡尔资本集团所属地为纽约。在可供查询的投资动态中,在华出手的只有Tims中国这一家公司。2019年消息显示,咖啡赛道再添一笔融资,Tims中国获得1.945亿美元资融,笛卡尔资本集团进场。

尽管在华投资只有一笔,但管理50亿以上美元资金的笛卡尔资本集团,应该投资经历丰富。有市场大V人士表示,笛卡尔资本集团合伙人Peter Yu长袖善舞,在土耳其、墨西哥、东欧等地区有多个跨行业投资。比如,莫斯科交易所、海底光缆、石油运输等等。

在SPAC方面,《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笛卡尔资本集团也造了两家“壳”。一只是Cartesian Growth(NASDAQ:GLBL),已宣布与Alvarium、Tiedemann两家资管公司合并;第二家SPAC公司是RENEU。

消息显示,Tiedemann及Alvarium集团与壳公司Cartesian Growth合并,成立Alvarium Tiedemann Holdings,合并后成为领先的独立全球性投资公司,为企业家、跨代家族、机构和新兴的下一代领导者提供信托服务、另类投资意见和策略顾问服务,预计资管规模(AUM)和资产咨询规模(AUA)高达54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新公司股权价值预计约为14亿美元。

目前,新合并的公司为环球实业(NASDAQ:GLBL),价格是10.01美元,与SPAC上市时相差无几。2022年6月财务数据显示,环球实业(NASDAQ:GLBL)净利润为966.18万美元,每股收益是0.22美元。

对于此,上述了解SPAC上市的投资人士表示,“笛卡尔资本集团SPAC公司,与主体公司合并时还发生过一次定增,即通过PIPE(私人投资公开股票)购买了新公司1.65亿美元的普通股。定增时间为2021年9月,即合并公司上市时,这也是SPAC最火爆时。但一年之后,SPAC在美国资本市场熄火,活跃度大不如从前。”

“美国资本市场上,最早一批造壳公司的人往往具有金融背景。他们通常与文体类明星合作,通过明星的号召力,在SPAC壳公司上市时以10美元的价格将股票卖给投资者,之后再与主体公司合并,完成真正意义上的上市、退出。”

在该位投资人士看来,对于SPAC壳公司的发起人来说,他们是老股东,当合并公司上市后,老股东没有较长的限售期,很快就能造富离场。再加上美股造壳不需要花费很大资金,由此吸引了很多中国企业赴美SPAC上市。“在很大程度上,造SPAC壳的人,是为了赚快钱而去造壳,上市之后相关监管风险是主体企业,与造壳的人无关。合并完成后,SPAC壳公司的发起人也变成了少数股东,随时可以走人。”

“但由于SPAC过去火爆,泡沫太多,近一年来这种快速赚钱的方式被大幅降低。很多10美元一股的SPAC壳公司,已跌到7、8美元,使得投资者也不再追逐、迷信SAPC公司。”

“对于从事资管业务的笛卡尔资本集团来说,虽然有过两次SPAC上市经验,但目前收益如何仍需评定。一方面,Tims中国股价较SPAC壳公司上市价格,下跌64%;另一方面,自身发起、成功合并的Alvarium Tiedemann,股价仍在10美元左右,也没有为造壳者笛卡尔资本集团带来更多收益。”上述投资人士继续谈到。

除已成功合并、上市的环球实业(NASDAQ:GLBL)以外,笛卡尔资本集团手上另一壳公司RENEU,于今年5月成功上市纳斯达克。这家公司目前仍以壳公司形式存在,股价在10美元上下波动。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香港也推出SPAC上市,上半年多家资管公司如弘毅、春华、清科、鼎晖、嘉御资本等递交招股书,更有王石、李宁、倪正东等大佬下场。

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多数SPAC公司只是招股,并没有成功上市。“到今年9月,港交所只有四家SPAC公司成功上市。”

9月16日,Interra Acquisition Corporation香港上市,这是第四家成功挂牌上市的SPAC。发起人为Primavera US LLC及农银国际资管,前者背后是春华资本,胡祖六持有Primavera US LLC约39%的权益。此前三家分别为前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前渣打银行大中华区主席曾璟璇担任发起人的SPAC公司, 嘉御资本卫哲发起的Vision Deal HK Acquisition Corp,以及招银国际旗下Aquila Acquisition。

沈萌认为,相比美股,香港SPAC上市的要求更高,其目的是保护中小投资者,不让中小投资者遭受损失。“虽然港交所已有四家SPAC壳公司成功上市,但这些公司都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上市。一年之内,如果找不到目标公司,则要将钱退还给投资者。在美国资本市场,募集资金原路退还较为简单,但香港的SPAC公司上市手续繁琐,若不能与主体公司合并上市,该SPAC公司也如空中楼阁,没有具体的业务和估值。”

风险及免责提示: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立场和观点,不代表华盛的任何立场,华盛亦无法证实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原创性。投资者在做出任何投资决定前,应结合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的风险。必要时,请咨询专业投资顾问的意见。华盛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对此亦不做任何承诺和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