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正文

奥密克戎作祟 赴日留学更难了

2021-12-03 01:03

  奥密克戎作祟 赴日留学更难了

  作者: 潘寅茹

  “这不是一波三折,这是一波三折折上加折。”当日本再度因疫情而收紧“国门”时,原本满心欢喜等待赴日的留学生群体又一次炸开了锅。

  11月29日,因担心新冠变异毒株奥密克戎(Omicron)可能在日本引发的疫情,日本政府宣布从11月30日起禁止绝大部分外国公民的入境,除非有特殊原因或因人道主义问题。新规暂行1个月。这些外国公民包括持短期签证的商业访客、留学生、技能实习生。

  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最新消息显示,截至12月2日,日本境内已确诊2例感染奥密克戎毒株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政府因国内疫情放缓,11月8日放开留学生、商务人士等群体的入境限制,仅仅过去21天,日本再次调整入境政策。

  “等了大半年,没想到等来的又是一纸‘封国’令。”留学生小狄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4月,小狄收到入学通知书,如今因为疫情的波折,他依旧未能踏上求学路。他甚至调侃说:“再不放开,中间失去的青春,也是笔不小的代价。”而与他的坚持等待不同,不少留学生面对反复的入境政策,索性放弃了日本留学计划。

  对于岸田政府相较于前任火速调整入境政策,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疫情对于岸田政府是前所未有的考验,因为他借着前任的防疫红利上台,在处理疫情方面并没有太丰富的经验,因此担心疫情再度暴发会成为其执政的短板,从而影响明年7月参议院的选举。”

  繁复的入境新规

  目前,有多少取得在留资格但因为日本的防疫政策而被禁止入境的外国公民?截至10月的数据显示,这一群体高达37万。其中,取得留学资格的为19.96万人,还没有入境的人数为14.78万,超过了74%。除了留学生之外,技能实习生也是取得在留资格的“大户”,19.49万人中有11.12万人尚未入境,达到57%。

  日本政府第一波入境政策的收紧始于去年4月。当时的禁令一直持续到了去年10月。随着疫情好转,日本一度短暂开放国境。但在去年底,鉴于疫情的恶化,时任日本首相菅义伟又在今年1月宣布日本全面暂停所有外国人入境。此后,由于需要举办东京奥运会,日本为平息疫情而采取的“紧急状态”不断延期。当8月底日本疫情在触及日均2.5万确诊病例高峰后,逐步回落至当前仅100多例。今秋日本的疫情好转后,日本政府于11月8日放宽入境限制,允许持短期签证的商业方面访客、留学生、技术实习生在提交疫苗接种证明和活动计划书的条件下入境。

  不过,留学中介小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日本政府在11月初放宽了入境限制,但其实相比去年短暂的“窗口期”,如今要进入日本的条件更复杂。首先,要以拿到在留资格认定证书的时间顺序进行入境分流。比如,只有2020年4月生(及之前的学生)可以11月来且依次类推;2021年7月生和10月生,暂时还无法入境。“对于分流,挺好理解,毕竟此前积压了那么多等待入学的留学生。”小王说道。

  此外,日本还引入了审查证制度,作为接收方的大学、语言学校等机构必须向相关上级机构提交各种材料,审核通过后可以拿到证明,而这是申请签证的必要证明。

  “其实这一新政对于学校来说也是一头雾水,原本很多学校以为是一校一审查,没想到最终是一学生一审查。”小王说,“小机构或许还能应付,热门学校必须增派额外的人手处理这些审核的文件。”

  据小王了解,此前的实践显示,完成这一最新的审查流程至少需要1周的时间。据他推算,从审核通过,到拿到签证,再加上隔离,如果顺利的话,前后可能需要2个月左右,也就是2020年4月生最乐观的入境时间是明年1月。但是,随着一纸“封国”令的落地,这一时间表又将被推后。

  学校焦急等待留学生

  一边是心情随着日本防疫政策的调整犹如“过山车”的留学生,另一边则是苦苦等待留学生到来的日本教育机构。

  在众多国际留学目的地中,日本并不是大热门。根据日本学生支援机构(JASSO)的统计,截至2019年,日本国际学生人数已连续7年保持增长,达31.2万人,较上一年增长4.43%。2020年,国际学生人数相较2019年下降了10.4%,为27.9万人。日本的出国留学生数量和接收的外国留学生数量均不及经合组织(OECD)的平均水平。

  JASSO的数据还显示,亚洲学生占日本整体国际学生总人数的93.63%,其中又以中国留学生为主。即便是疫情下的2020年,中国留学生人数几近日本接收的国际学生人数的一半,达12.8万,中国已成为日本留学生第一大来源。紧随其后的是越南、尼泊尔、韩国等。

  虽然日本整体接收的留学生人数并不多,但无法入境已导致日本的日语教育机构处于能否继续经营下去的困境,因此日本的教育界也对日本政府此前的入境限制有所不满。据日媒报道,东京外国语大学在此次入境收紧前已申请并获得13人入境的批准。该大学负责人表示,“留学生正要拿签证,刚放宽后接着又强化限制,造成了混乱。”大阪大学国际学生交流方面的负责人也惊讶地说:“没想到会这么突然喊停”“觉得很遗憾”。

  而日语学校的经营也受到沉重打击。佐贺县一家日语学校校长表示:“经营上非常严峻,一直靠银行贷款等勉强维持。希望疫情早日平息。”一家日本语言学校的员工通过社交媒体告诉记者,目前他所在的地区并没有听说日本有教育机构因疫情倒闭的情况,“基本能够继续经营,但肯定存在收入减少的情况。有些招生不理想的学校倒是选择中止招生计划,或者转卖给其他公司经营”。

  10月初,国立大学协会和私立大学联盟分别上书日本政府,强烈要求政府开放留学生入境。国立大学协会的申请书写道,公费外国留学生虽然依次进入日本,但是自费的外国留学生无法入境的情况依然长期存在,“虽然各大学通过提供在线授课等方式持续对应,但实验、实习科目等不能在线进行。这个问题,特别是对于修学时间短的大学院生来说非常严重,需要尽快确保给该部分学生提供必要的学习机会。”私立大学联盟更是用详实的数据强调,当前97%的自费留学生不能入境,无论对哪方面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

  此外,双方机构都强调要注意到疫情下各国政府日趋激烈的留学生争夺战。目前,欧美虽然也就奥密克戎毒株对来自非洲多地实施旅行禁令,但对于其他国家的留学生依旧敞开国门。比如,就热门留学地英国而言,英国大学招生办公室(UCAS)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共有68.2万名申请者提交了英国本科申请,相比2020年增加了4%,创下近十年来的最高值。美国国际教育学会(IIE)11月15日发布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2021年赴美国留学的国际学生人数较2020年增长4%,但仍低于疫情前水平。

  对此,陈子雷表示,吸引留学生是日本教育机构改善经营状况、避免日本教育产能过剩的很好措施,“但出于对疫情的担忧,尤其是临近年末日本国内各方呼吁启动旅游补助的呼声日渐高涨,再加上对政权稳定的考虑,岸田政府目前无暇顾及留学经济”。

追击港美股市
风险及免责提示: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立场和观点,不代表华盛的任何立场,华盛亦无法证实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原创性。投资者在做出任何投资决定前,应结合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的风险。必要时,请咨询专业投资顾问的意见。华盛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对此亦不做任何承诺和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