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正文

传奇生物CEO黄颖博士 | 解决CAR-T产品高昂定价,路在何方?

2021-10-13 11:06

黄颖 博士

传奇生物CEO&CFO

 

黄颖博士拥有超过 9 年的大型跨国制药公司研发经验和 12 年的华尔街生物技术分析师经验,曾担任美国银行美林证券的董事总经理兼生物技术类股票研究负责人。他领导的分析师团队涵盖了 30 多家生物技术公司,包括安进、吉利德、新基、百健等,涵盖广泛的领域,其知识和专长被机构投资者认可并被评为华尔街顶级生物技术分析师。 黄颖博士在加入美银美林之前,曾在富国银行(前美联银行)、瑞士信贷、Gleacher 和巴克莱银行工作。 除提供投资研究报告外,黄颖博士及其团队还为生物技术领域的众多成功首次公开募股 (IPO) 和后续发行进行了尽职调查。

在华尔街职业生涯之前,黄颖博士是先灵葆雅(现为默克公司)化学研究部的首席科学家,专注于心血管和中枢神经系统治疗领域的小分子药物发现,同时他还是多项专利和同行评审出版物的合著者。 黄颖博士曾就读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和哥伦比亚商学院,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生物有机化学博士学位。

1、展开谈谈目前国内的创新药行业的发展?优势和不足在哪?

 

黄颖博士:早年受限于技术、市场、人才、政策等各种因素,国内的药企大多以生产仿制药为主,研发意识与创新能力相比欧美发达国家略有欠缺。而一款创新药从研发到临床,到上市至少需要花费10年左右时间,高风险、高投入、周期长,而在这十年里,成功率大概只有10%左右。

而近年来这样的情况早已有所改变。随着中国医药政策制定和执行从研发、生产、销售及税赋等多方面往创新药方向倾斜,加上大量早期远赴海外的医药人才回国创业,为科研提供了人才红利。同时,国内的基础科研已取得长足进步,尤其在不少细分领域,中国科学家世界级领先的基础研究成果频频涌现,加上庞大的患者群体及一批顶级的临床PI专业能力,中国临床研究已呈现出诸多明显优势。此外,过去几年国家监管改革持续深入,法律法规逐步完善,新药审评速度明显加快。目前中国创新药行业处于高速发展期,申报的品种数量正在逐年增加。随着人才引进和技术突破等多重利好的落实,中国在创新药研发多个领域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将逐渐缩小,尤其在细胞治疗这个领域。

当然由于很多历史因素,国内的转化研究距离国际领先水平仍有较大差距。加上新药研发是一个长期而又不确定的过程,充足持续的资金投入变得十分必要,企业获得的政府科研经费总体偏少,投资机构在生物医药领域中的专业人员较少,对企业的价值评估或许并不十分准确,导致早期融资成本偏高、困难重重。

 

2、请简要介绍一下CAR-T疗法的作用机制和其特点是什么?

 

黄颖博士:CAR-T作为“活细胞”药物,与传统药物的开发有着很大的区别。CAR-T技术(即T细胞嵌合抗原受体)是通过基因工程手段修饰人的T细胞,使其表达嵌合抗原受体(CAR),将识别肿瘤细胞表面抗原的抗体与激活T细胞所需的信号分子连接,以此增强T细胞对肿瘤的特异性杀伤。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采集患者自身的T细胞,在体外通过基因工程修饰,使其变成一个装了GPS的“超级战士”,重新输回患者体内后,高效快速地识别并精准杀伤病变细胞,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让患者恢复健康。

CAR-T细胞疗法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一是CAR-T能增强T细胞对肿瘤细胞的免疫杀伤作用,且不依赖MHC 抗原呈递,降低免疫逃逸;二是CAR-T是个性化“活”的药物,可以在病人自身体内识别肿瘤后进行杀伤、扩增,药效比较显著;三是CAR-T细胞可以在体内长期持续存在,具有及时识别并杀死复发癌细胞的潜力。这三个特点体现了CAR-T与口服和抗体类药物的差异。

3、从公司和行业的角度谈谈CAR-T细胞疗法的风险与挑战? 

 

黄颖博士:从行业层面来说,CAR-T这种新型的疗法目前确实存在一些挑战。首先是CAR-T细胞治疗产品目前属于个性化制备,成本较高。每个产品都来自于患者自身的T细胞,其开发生产和使用非常复杂,在制造和交付上要求精准和速度,需投入大量资源,在符合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的条件下实现连续规范生产,每个批次都要求进行严格的质量检测,单从决定使用CAR-T治疗到对患者进行采血直至最后回输CAR-T,都需要经历很多的步骤,而且开展CAR-T治疗的医护都要接受专门的培训。其次,CAR-T在体内肿瘤抗原的刺激下会活化释放大量的炎症因子,过多的炎症因子可能导致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RS),致使患者脏器损伤,并且因为患者自身的T细胞质量不一,在生产上也会存在一定的失败率。

到目前为止, CAR-T对于淋巴瘤、白血病和多发性骨髓瘤都有一定的疗效,但是对于实体瘤疗效还是非常有限。实体瘤的靶点表达不仅缺乏特异性,而且异质性高,肿瘤内血管系统紊乱,基质致密,T细胞难以到达浸润。此外,肿瘤微环境多以免疫抑制分子和抑制性免疫细胞组成,即便有T细胞进入,其增殖和肿瘤杀伤能力也会受明显影响。尽管现阶段CAR-T疗法存在诸多技术难题,但是相信随着技术的发展,加上研发团队不断努力和探索,希望能在实体瘤方面有一些突破。

4、传奇生物短期内的目标是什么? 

 

黄颖博士:传奇生物专注于精准免疫细胞治疗领域,目前已经布局了多条研发管线。我们的短期目标是推进最领先的产品,靶向B细胞成熟抗原 (BCMA) 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的西达基奥仑赛(Cilta-cel)在全球范围内获批上市,完善全球供应链,帮助更多的骨髓瘤患者。我们希望能够将这个产品推到二线,甚至一线治疗上去。

作为一家以研发驱动的制药企业,我们希望能够开发出更多的新药,目前我们有多个产品处于临床研究阶段,用于治疗淋巴瘤、白血病、胃癌、卵巢癌等疾病,我们努力在这些领域取得突破。一切努力的方向都是为了提高患者的可及性,能够为了更多患者的“治愈”,这是传奇的使命。未来,传奇生物希望在西达基奥仑赛(Cilta-cel)的基础上,继续研发出优质新药,惠及更多的患者。

5、CAR-T未来治疗实体瘤的前景如何?

 

黄颖博士:实体瘤病例数约占所有肿瘤的90%,尚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是巨大的。作为一种革命性的治疗方案,CAR-T细胞疗法目前在血液瘤治疗中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疗效有目共睹,增强了行业对治疗实体瘤的信心。而从已公开的CAR-T对实体瘤的治疗案例来看,大多数还处于早期临床阶段,样本量较少,临床疗效比较有限。针对CAR-T对实体瘤的治疗,全球的科研人员都在针对解决实体瘤异质性问题,改善并增强T细胞浸润,调节肿瘤微环境等诸多难点进行努力攻关,寻求突破。

传奇的科学家团队也在胃癌、卵巢癌等实体瘤上开展临床研究,目前在国内尚处于一期临床试验阶段,没有披露过任何数据,但就目前动物模型和一些实验上的表现来看,我们有信心在未来取得突破。

6、您认为如何降低CAR-T产品的高昂定价?    

 

黄颖博士:按药物生产的GMP法规来说,所有生产的控制管理都是高成本的,因为需要保证产品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而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用于患者的 CAR-T细胞都是个性化定制的产品,无法规模化生产,且制造成本很高,其中使用的核心设备、病毒载体、分选的磁珠、耗材、细胞培养基等依赖进口,价格不菲,如果今后能逐步进行国产替代,必然可以降低成本。

当然,降低成本不仅仅是依靠单纯地降人工和原材料的成本,一定是技术创新的驱动。在目前的自体CAR-T产品基础上研究异体通用CAR-T技术。和自体CAR-T细胞相比,异体通用CAR-T细胞中的T细胞由健康的志愿者捐赠,可以提前制备,保证治疗的时效性,实现规模量产, 这样成本会降低很多。

如今,大部分药企的科研人员都在努力进行着通用型CAR-T平台及产品的创新研发,当然现在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但我们相信这个技术瓶颈迟早会被突破。总之,降低CAR-T产品的高昂定价问题可以从两个方向着手,一是国产化替代,二是通用型CAR-T技术发展,减少病患的治疗时间的同时,还可以减轻在患病过程中的痛苦。

7、公司当时为何会选择在南京,南京的医药环境对公司有何帮助?

 

黄颖博士:作为长三角地区重要的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南京是目前我国生物医药资源最为集中和丰富的城市之一,具有较为雄厚的科研、教育和生物医药产业基础。同时,南京具有丰富的人文历史积淀,生活成本也相对合理,在这里求学的青年科技人才愿意长期安家生活,这也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企业关键人才的稳定性。这些都是南京这座魅力独特的城市赋予生物医药创新企业的极大福利。

作为南京的本土企业,传奇生物在早期创业阶段就获得了江宁高新区的大力支持,比如得到了江宁生命科技加速带和生命科技小镇的研发办公、生产空间和设施的支持,免除了部分场地租金;在公司运营方面遇到问题时,园区也积极帮助协调解决,江宁区政府还在公司申报人才项目时主动牵线搭桥,给予指导帮助,公司员工也享受到人才公寓、子女入学、房租补贴等很多人才支持政策,为企业解决了很多后顾之忧。

注:本文中有关CAR-T细胞疗法的技术原理和治疗方法仅是通用介绍性的,不构成南京传奇对该细胞疗法具体的工艺、制备方法和治疗、疗效的预见和说明。

风险及免责提示: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立场和观点,不代表华盛的任何立场,华盛亦无法证实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原创性。投资者在做出任何投资决定前,应结合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的风险。必要时,请咨询专业投资顾问的意见。华盛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对此亦不做任何承诺和保证。

 

追击港美股市
风险及免责提示: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立场和观点,不代表华盛的任何立场,华盛亦无法证实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原创性。投资者在做出任何投资决定前,应结合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的风险。必要时,请咨询专业投资顾问的意见。华盛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对此亦不做任何承诺和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