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正文

3次创业4次敲钟 他是如何把3家公司做到上市的?

2021-07-27 07:00

  3次创业,4次敲钟,他是如何把3家公司做到上市的?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

砺石导言

如今的华住已经由短短15年的成长,一度追上了欧美酒店50年的发展速度和规模,背后离不开创业精神和初心的坚守。华住的企业管理哲学是如何由上而下、始终如一地贯彻执行的?这里面有哪些不寻常的管理哲学?

秦朔、戚德志 | 文

《未尽之美》| 来源

1999年创立携程,2003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2002年创办如家,2006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2005年创立汉庭,2010年汉庭在纳斯达克上市,2012年汉庭改名华住。

三家纳斯达克公司,四次上市,创造这个记录的,是连续创业者——季琦。

企业文化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不如企业哲学来得更加内核化、更有针对性、更具引领力。

“文化是哲学的表象, 不是机理。”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说,“企业是一个商业组织,不是宗教组织,但是一样有指导企业的准则,有形而上的思想来指导形而下的实践,我们选择用‘企业哲学’,代替‘企业文化’的叫法。”

一家公司的企业哲学通常和创始人的人生思考密不可分。季琦的多次创业和不停折腾,其实是探索各种可能性,让生命之花尽情绽放的一次又一次努力。

当然,自己的生命之花,不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更不能伤害他人来满足自己的私欲。不仅如此,还要在生命这个过程中为世界带来一些好的东西,让世界因每个生命而美好。

这便是季琦的人生哲学,同时也孕育了华住的企业哲学。创办华住的季琦,其主要目的已经不是追逐财富,而是希望能够做点不一样的事情,做点让自己觉得有挑战、有激情、有意义的事情。

如今的华住已经由短短15年的成长一度追上了欧美酒店50年的发展速度和规模,背后离不开创业精神和初心的坚守,这是一家企业是否能够长久发展的内核和灵魂。华住的企业管理哲学是如何由上而下、始终如一地贯彻执行的?这里面有哪些不寻常的管理哲学?

1

当强烈的热爱与生命的本能发生碰撞

2020年9月22日凌晨1点,晚点的飞机终于落地上海虹桥国际机场,我放心了:今天早上9点可以去看季琦(华住酒店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敲锣了。敲锣即上市。

这是季琦创业生涯中的第四次上市。华住酒店集团从纳斯达克回到香港,二次上市。

华住在港敲钟上市

华住在港敲钟上市

1999年,季琦和梁建章、沈南鹏、范敏联合创立了携程,2003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2002年,季琦作为创始人之一和首任CEO,代表携程用500万元启动资金创办如家,如家2006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2005年,季琦创立汉庭,2010年汉庭在纳斯达克上市,2012年汉庭改名华住。

三家纳斯达克公司,四次上市,连续创业者季琦给这个时代交上了他的答卷。

敲锣的地址是上海市闵行区吴中路699号全季酒店一层中庭。

9点半港交所正式开始交易。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后,企业在海外上市的常见场景。

但季琦本人并没有敲锣,而且看起来波澜不惊,并没有特别兴奋。他说:“其实我的三次创业都不容易,携程遇上了互联网泡沫崩溃,如家遇上了‘非典’,华住遇上了金融危机,今年的疫情更是一场考验。我们能走过来,是因为我们始终能看到美好的东西,看到光明,相信好的东西,相信价值创造。

9月22日晚,季琦在朋友圈了发了一段话:

“人要做对世界、对自己的一生有价值的事情。我希望每个人、每个公司、每个单元时刻保持正念,保持美好。问问自己,为世界创造了什么?带来了什么?不是遗憾,不是怨恨,而是美好向上的力量!当碰到困难与乌云的时候,只要飞得够高,就不会被乌云蔽目,因为没有乌云能遮挡太阳。所以,我们心中要有阳光,有正念,只要内心正直、取法乎上,愿意创造价值、成就美好,我们就会无所畏惧!”

创办汉庭的时候,季琦说,他不会再创办第四家、第五家企业, 这将是他“一辈子的事业”。

山河辽阔,万里初心。唯有热爱,不负韶华。

乔布斯说过:“成就一番伟业的唯一途径,就是热爱自己的事业。如果你还没能找到让自己热爱的事业,继续寻找,不要放弃。跟随自己的心,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的。”

当强烈的热爱,与一个人内在生命的本能发生碰撞的时候,他就会拥有超越现状的无穷力量,绽放生命中的未尽之美。

在这个意义上,到底是季琦成就了华住,还是华住成就了季琦,已然不再重要。

一如我们很难分清,没有了乔布斯的苹果,或者没有了苹果的乔布斯,还能不能成为传奇。

2

企业不是简单的“赚钱”

季琦出身贫寒农家,身上有强烈的奋争精神,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是IT男,“技术”和“系统”是他在运营管理企业时的信仰。但他最吸引我的,是浓厚的“人文精神”和对商业文明的不断求索。

季琦对企业的理解,不是简单的“赚钱”,他觉得企业应该和宗教、艺术一样,服务于人,让人快乐,让生活美好。

季琦出生于江苏南通如东县,家里几代都是农民,小时候生活很苦,住的房子很差,外面下雨时家里也下。冬天睡不暖和,薄薄的被子上要再压很多衣服保暖。父母经常吵架,也让他觉得没什么家的感觉。他曾说:“因为痛苦的童年,我在自己做酒店后,就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让不在家里的人能有家的感觉,这个家是安全的、可靠的。”

季琦的经历孕育了他的人生哲学,又演变成华住的企业哲学,即求真(探求真理)、至善(谨行善业,认认真真做好的事、对的事)、尽美(追求极致,永远创新)。

在我认识的企业家中,季琦是比较少见的从认真思考生命的意义出发,然后去做企业的人。

他在大学读书时就仔仔细细想过:“我生也有涯,在有限的生命里,我们应该如何将有限的时光花在那些值得做的事情上?”

季琦早前在自己撰文中写到:假设生命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有来生,一种是没有。这个理科生是这样分析的:

“假如有来生,不管是按照佛教的因果报应,还是量子力学的量子纠缠,我们都应该扬善避恶,不要去伤害他人、他物,那些算计和虚荣都是虚妄,毫无价值和必要。

假如没有来生,只有这一辈子。更应该趋善避恶,不作恶,不蹉跎,顺从自己的内心,做自己。将自己仅有的时间花在那些值得花的地方,将自己的时间、智慧、物质跟身边有缘、相爱的人分享、共度。”

无论有无来生,最后的结论都是“我生也有涯,而美好无涯”“人的一生应该‘真实、善良、美好’”。

3

商业的意义就是以人为本、普惠众生

很多年前,季琦拜访过无印良品社长金井政明。季琦的梦想,是做一个适合中国中产阶层的酒店,这和无印良品的审美及趣味很像。但出乎预料,无印良品不打算开太多酒店,季琦当即觉得兴味索然。

“当一个商业能触达更多人时,你的内心感觉是不一样的。我完全可以做一个特别豪华的酒店,但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们能影响整个人类的文明进程,影响旅行中的文明,那才是重要的。”

约瑟夫·熊彼特说,所谓经济发展,并非在于为女王提供更多丝袜,而是在于使丝袜的价格低到工厂女工都能购得。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说,所谓消费升级,不是让上海人去过巴黎人的生活 , 而是让安徽安庆的人有厨房纸用,有好水果吃。

季琦有同样的抱负。他认为,商业机构就应该做这样的事,用市场化、普惠化和有品质的商业力量,改变更多人的生活,进而助益文明的进程。

作为一个产品主义者的季琦高度重视品质和顾客体验。汉庭创立之初,就在细节上进行了很多创新,如床头多设置一个宽带接入口和3.5米超长网线,让住客冬天可以窝在被子里使用笔记本电脑;设计一面是荞麦、一面是海绵的双面枕,减轻商务人士的颈椎压力;推出“零秒退房”和房卡、会员卡、门禁卡“三卡合一”的一卡通,让住客轻松方便;虽然是经济型酒店,也给马桶加上电热垫圈和自动清洗设备,采用屏幕更大的电视,带给住客多一分惊喜。这种“做得好一点、不同一点”的气质延续到了汉庭之后的每一个品牌之中。

除了人文色彩之外,华住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用技术提升价值。

4

技术华住

季琦在上海交通大学读本科和硕士时是狂热的技术发烧友。现在华住所有的管理软件都是自己开发的,如会员、供应链、IT、云服务、品牌、市场、金融、投资顾问、品质控制、产品、培训、经营管理等等。

以华住的忠诚度计划“华住会”为例,通过从一开始就建立奖励积分等计划,持续培育,目前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华住会的会员,大部分还是付费的。这些会员贡献了76%的间夜量,也极大抵御了OTA(在线旅游)的冲击。

华住的自助入住、自助选房、华小二前台、送物机器人等,看上去不那么起眼,但加在一起大约可以为每家门店节省1.6人,6000家店一年就可以节省人工成本6亿元。

华住开发的收益管理系统目前可以做到58%的酒店客房定价由系统自动做出,根据酒店周围3公里的大数据将价格精细调整,实现最优。

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很多,以至在一些国际投资者眼中,华住并非一家传统酒店公司,而是一家酒店业的创新型技术公司。用季琦自己的话,华住的关键创新在于用三种复合材料打造一个未来型的酒店集团,这三种材料分别是品牌、流量和技术,分别对应华住的三个关键战略——线下大王、会员主导、全流程数字化,也代表华住所强调的三种关键能力——产品力、回报力、创新力。

5

相信最近的东西和最远的东西

奥地利作家卡夫卡在《午夜的沉默》中说过:“人要生活,就一定要有信仰,信仰什么?相信一切事和一切时刻的合理的内在联系,相信生活作为整体将永远继续下去,相信最近的东西和最远的东西。”

季琦非常喜欢这段话。在一篇题为《生命的两个假设》的文章里,季琦有过类似思考:“假如你的生命只剩下三天或者三个月,又假如还要活上150年,你会分别怎样决定自己的人生?”

他自己接下来回答道:“三天或三个月的假设告诉我们,一生中哪些事情是应该去做的;150年的假设告诉我们,一生中哪些事情是不应该去做的。”

季琦说,他最近正在重读《中国哲学史》和《西方哲学史》,“只有把自己放入一个更大的时空中,才能看到当下生活里所没有的大美”。

最近和最远,最长和最短,最大和最小,最细节和最宏观,就这样矛盾又和谐地集中在季琦身上。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作者菲茨杰拉德有这么一句名言:“一个人能同时保有全然相反的两种观念,还能正常行事,是第一流智慧的标志。”

这就是季琦,AB血型、天秤座。这就是华住,脚踏大地,仰望星空。

一个追求未尽之美的企业家,创办了一家追求未尽之美的企业。

6

向善:让人变得单纯而简单

有一次,季琦和雅高创始人之一保罗·杜布吕在北京后海的一家咖啡馆里聊人生。

保罗·杜布吕(左)和杰拉德·贝里松(右)跟季琦交谈的场景 图片来源于《未尽之美》内文

保罗·杜布吕(左)和杰拉德·贝里松(右)跟季琦交谈的场景 图片来源于《未尽之美》内文

季琦问他:“你一生如此辉煌,有什么遗憾的地方吗?”

曾经是法国参议员,还担任过枫丹白露市市长的保罗·杜布吕回答说:“一是在从政上花的时间太多,二是家庭上有些遗憾。”

季琦心下默然。他想,假如我也是一个70多岁的老头,坐在北海边,有位后生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也这么回答,那我这一生挺悲哀的。

保罗·杜布吕的回答,宛如当头棒喝。季琦决定以前辈为鉴,努力做得更好。

“现在,我的人生目标非常清晰。”季琦说,“第一,要和伙伴们一起,把华住做成全球最大也最好的酒店集团,实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快乐地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的理想;第二,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不以物喜,不为名累。”

季琦说,这才是自己创业最有收获、最有价值的地方——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在向善,而且变得单纯和简单。

7

15年赶超欧美同行50年的“一句话答案”

华住15年,走过了欧美酒店集团用50年乃至更长时间走过的路。这里的奥秘是什么?我曾经请几位华住人给我“一句话答案”。

华住中国CEO金辉说,奥秘是敢闯敢干、迭代改进的创业者文化。“华住是民企,我们捕捉到百分之五六十的市场信号时就开始行动了。”

华住集团首席产品官周光明说,奥秘是中国文化和东方美学的复兴。“华住希望表达的美,并非是摆放在博物馆中高高在上的精英文化,而是让绝大多数人感受到舒适与温暖,并恰到好处地融入东方美学气质。”

华住集团首席信息官刘欣欣说,奥秘是技术。“技术能把过去需要5年完成的工作缩短到一两年完成。”

季琦本人则说,是这个时代和中国市场带来的机遇,加上向善而行的坚持。

善并不是高大上的价值,而是很普通的常识。

季琦说:“找到意义,找到真理,才能让我们分辨善恶,此所谓‘至善’。在华住,不作恶是底线。

不能为了多开店,忽悠加盟商;不能为了省钱,使用有污染、对环境有害的材料;不能为了一己之私, 损害合作伙伴的利益。华住对善的理解包括住客热爱、员工美好、加盟商发财、社区和谐等等,不仅不作恶,而是行善业而得昌盛(Do well by doing good)。真和善的自然结果,就是创造美好。”

15载光阴,风雨兼程;任山河远阔,蓄势再发。

一部华住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服务业现代化的进化史、创新史。华住,是服务业的“中国创造”的杰出代表。

风险及免责提示: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立场和观点,不代表华盛的任何立场,华盛亦无法证实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原创性。投资者在做出任何投资决定前,应结合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的风险。必要时,请咨询专业投资顾问的意见。华盛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对此亦不做任何承诺和保证。
追击港美股市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