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正文

G20峰会——沙特王储与2030愿景的期中大考

2020-11-22 03:41

编辑/央视

  原标题:中东面面观丨G20峰会——沙特王储与2030愿景的期中大考 

  从2011年开始,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形成了每年举行一次的惯例,集团中除欧盟外的19个国家被分为5组,每年轮流由其中一组成员协调选出主席国。与沙特阿拉伯分在一组的是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其中美加均为八国集团成员国,澳大利亚从经济体量上也要比沙特大出不少,也许正因如此,直到2019年末沙特才首次成为G20轮值主席国。

沙特担任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期间,专注于“为所有人在21世纪的发展创造机遇”

沙特担任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期间,专注于“为所有人在21世纪的发展创造机遇”

  在此之前,近年来一直争夺中东地区话语权甚至是主导权的土耳其已经在2015年承办过G20峰会,作为G20之中唯一的阿拉伯国家,矢志在国际舞台上大有作为的沙特自然不甘落后。尽管今年三月已经有了G20应对新冠肺炎特别视频峰会的经验,仍曾有传言说沙特政府希望将G20第15次领导人峰会推迟到2021年1月,并保持线下方式举行,但在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迟迟未见明显好转,甚至欧洲多国第二波疫情肆虐的情况下,峰会最终仍于原定的11月21日在“云端”开启,沙特国王萨勒曼发表了约8分钟的开幕致辞,身旁坐着的正是王国政经大权的实际掌控者——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G20峰会是沙特国王萨勒曼在疫情发生后首次与他人一同出席活动

G20峰会是沙特国王萨勒曼在疫情发生后首次与他人一同出席活动

  为充分扮演好G20主席国这一角色,沙特王储可谓用尽浑身解数,充分发挥了“东道主”的引领和协调作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沙特先是在3月密集与多国沟通,最终成功召开G20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协调全球团结抗疫共克时艰,进而在不到一年时间内举办超过100场G20框架内的部长级会议和工作组会议,领域之广、频次之多均是历史之最,不仅如此,沙特还推动二十国集团成员同意将最贫困国家债务推迟偿付,以支持这些国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共卫生、社会和经济产生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沙特对低碳能源和“碳中和”承诺表现出明确的支持态度,此举对于这个经济和财政收入至今仍依赖原油的沙漠国度来说无疑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

沙特不仅仅是石油生产大国,也是石油消费大国,生产的石油近四分之一供国内消耗

沙特不仅仅是石油生产大国,也是石油消费大国,生产的石油近四分之一供国内消耗

  即将过去的2020年对于沙特来说远不仅仅意味着G20峰会一件大事。就在G20峰会召开的几乎同时,沙特首个女子足球社区联赛在利雅得、吉达和达曼三个城市正式开赛,再向前倒数两周,沙特历史上首次职业女子高尔夫赛事在西部海滨城市吉达开杆,继取消驾车禁令和改革男性监护人制度之后,沙特女性在过去的近四年中不断获得与男性同样的机会,不仅如此,沙特政府还曾计划10月在境内举行首次由不同宗教领袖共同参与的国际峰会。尽管峰会最终改为视频方式举行,但沙特国内宗教人士在峰会上的表态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社会在逐渐向更加包容和开放的方向发展,这正是穆罕默德·本·萨勒曼2016年提出的“2030愿景”经济和社会改革计划中最重要目标之一。

伴随着社会的开放,很多学校开始为女学生教授体育课程

伴随着社会的开放,很多学校开始为女学生教授体育课程

  如果说年轻的王储将“2030愿景”视为自己的舞台,疫情这只黑天鹅对经济层面的冲击可谓是这方舞台上的最大偶发因素。经常关注中东动态的人对“2030愿景”耳熟能详,其实几乎与这一计划同时提出来的还有“国家转型”计划。作为“2030愿景”的一部分,“国家转型”的目标包括在2020年末将沙特非油财政收入从1635亿里亚尔提高至5300亿里亚尔(约合1417亿美元)、将公共资产规模从3万亿里亚尔提升至5万亿里亚尔(约合13369亿美元)和维持石油日产能在1250万桶的水平等,同时还要大幅提高非油产品出口额,并创造超过45万个非政府就业岗位,同时将旅游业投资从1450亿里亚尔提升至1715亿里亚尔(约合457亿美元)。

沙特王储在2016年提出“2030愿景”社会和经济改革计划

沙特王储在2016年提出“2030愿景”社会和经济改革计划

  目标很明确,但现实却有些骨感。2016年-2019年沙特利用高赤字加大对非石油行业的投入力度,旅游业和矿业逐渐开始有所发展,主权财富基金——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收益也颇为可观,但新冠病毒的出现却打乱了这个石油王国变革的步伐。疫情逐渐蔓延至全球后,能源市场持续受到冲击,国际油价曾一度跌至负值,沙特因此一度与俄罗斯和美国开启了原油价格战,之后达成原油减产协议后沙特的原油日产量被锁定在900万桶/日左右,导致被视为“钱袋子”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尽管仍能保持盈利,但利润较去年同期已近乎接近腰斩,国家财政也开始紧缩。出于公共卫生安全的考虑,沙特计划到2021年1月才开始全面恢复国际航班,旅游业也因此被局限在沙特境内。为缓解财政压力,沙特政府不得不从2020年6月开始停止为政府雇员发放生活补贴,并从7月1日起将增值税税率提高两倍至15%,针对在沙外籍人员收取个人所得税的消息也开始甚嚣尘上。或许现实的困难才是“国家转型”计划在收官之年鲜有人提及的原因。

增值税提高后,沙特大众消费品价格应声上涨

增值税提高后,沙特大众消费品价格应声上涨

  G20峰会前夕正值国王萨勒曼登基五周年的纪念日,85岁的老人如今已经越来越多地将治理国家的重任放在了王储的肩上,但对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来说,G20峰会才刚刚是国内民众与国际社会对自己的一次中期考验。旷日持久的也门战争迟迟未能收场,记者卡舒吉遇害案直到现在仍时常被西方国家提起,更重要的是,王储所推行的社会开放政策与沙特相对保守的文化传统之间如何平衡,本国公民早已习惯的高福利与国家财政收入持续下降的矛盾怎样化解,乃至如何平衡与传统盟友美国和中东新玩家俄罗斯之间的关系都是难题。上半场比赛中,年轻的王储和自己面对的困难只能说堪堪打个平手,尽管稳定繁荣的沙特既有助于区域稳定,也会促进整个海湾乃至中东地区摆脱资源依赖型经济带来的诅咒,但如何真正走向更为开放包容的发展模式,真正实现“2030愿景”中所列出的种种目标,仍然是摆在沙特王储,乃至沙特所有年轻人面前的一份长长的试卷。

G20峰会新闻中心现场,年轻的志愿者佩戴着印有G20标识的口罩

G20峰会新闻中心现场,年轻的志愿者佩戴着印有G20标识的口罩

  (总台记者 李超)

风险及免责提示: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立场和观点,不代表华盛的任何立场,华盛亦无法证实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原创性。投资者在做出任何投资决定前,应结合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的风险。必要时,请咨询专业投资顾问的意见。华盛不提供任何投资建议,对此亦不做任何承诺和保证。
推荐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