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X:一家股价跌去90%的医药公司的故事

2017-01-26 14:30

Valeant Pharmaceutical这家公司,是一个奇葩。该公司曾经是华尔街的宠儿,被认为是真正的颠覆医药行业的商业模式。简单的讲,就是靠收购外延式增长,不投入研发经费。其所有产品都是靠收购而得到。在其辉煌的时候,市值曾经达到千亿,其大股东Pershing Square也是美国数一数二的对冲基金,相当了得。

该公司总部位于加拿大,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小公司。但其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2009年,该公司的大股东找来了一位新的CEO叫Michael Pearson,这哥们儿曾经是麦肯锡的一位咨询师,当然是能说会道,巧舌如簧。就是他发挥了其咨询师的想象力和口才,说服了市场相信他的收购发展的模式是医药行业的圣杯,可以真正解决美国医药行业投资过大,产出不足的弊病,真可谓是“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表面上看,这个计划简直是天衣无缝,完美无暇。第一,靠收购外延式增长,第二,药品涨价。在收购后,该公司平均涨价66%,有些品种涨价超过30倍!第三,削减成本,特别是研发成本。该公司的研发成本只占收入的3%,而美国药企的平均研发支出为收入的12-15%,真是点石成金啊! 既然可以“收购-圈钱-收购”,那么傻子才去投入搞研发呢。看来A股的玩法美国人也买单啊。结果就是该公司简直就是闭着眼睛买,每年的收购公司数量惊人,到2015年底时候共收购了约50家公司,包括有名的博士伦公司,都在2013年8月年以86亿美元的代价被Valeant收入囊下(卖家是著名的华平资本)。

该公司最大的拥篤是一家有名的对冲基金,Pershing Square,它的创始人叫William Ackman。该家基金在华尔街也是鼎鼎有名的机构,可以说的上呼风唤雨。Ackerman的投资哲学是所谓“主动投资”即Active Investment,投资人不是被动地选择公司,然后像巴菲特一样等着公司升值退出,而是主动积极地参与到公司的管理中,甚至要求公司更换管理层和董事会。 对于VRX,Bill 是非常欣赏,甚至在多个场合把Pearson 比为医药领域的巴菲特,真是惺惺相惜!市值最高在2015年达到惊人的900亿美元! VRX的策略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价格操纵“,在它收购的很多品种中,都是所谓的专利到期的孤儿药,即用户较少的药物。由于客户少,所以基本上每一个品种只有一至两个生产商。VRX会在收购了这些品种后,大幅度涨价,使得用户,媒体和保险公司气得够呛,但又无计可施,谁叫他有个独家品种呢。例如,有一个品种叫Springe, 是治疗一种非常少见的病叫做“威尔逊综合症”,病人的身体不能正常吸收铜的微量元素,会造成铜中毒。每年,美国该病症的患者只有2000-3000人左右。VRX在2010年收购了该品种,当时的价格为$652一只。之后逐年涨价,到2015年,该药品的价格已经变为$21,266!对,你没看错,是2万多美元,涨价幅度为3165%!这种做法也引起了美国国会的关注,并召开了多次听证会,之后发布了一篇131页的调查报告,标题是“专利到期的处方药:垄断的商业模式伤害了美国的医疗体系,病人和纳税人“,其中把VRX和Springe作为坏典型重点批判了。

2014年这家靠收购成长的公司成为世界最大的15家制药公司之一。该公司的CEO更是信心满满,对华尔街分析师保证,要在2016年底成为世界5强医药公司的行列。为了实现这个目标,Pearson和Pershing Square的Bill Ackman的支持下,发起了对Allergan, 著名的Botox(肉毒杆菌)的生产者的敌意收购,总报价为500亿美元,后来又提价到530亿美元,可谓是孤注一掷,志在必得!为了表示对该项收购的信心,Bill Ackman决定在收购中,只接受VRX的股票,而不是像其他股东一样接受部分现金,还在价格上接受了12%的折扣,等于少拿6亿美元。按照Bill的话,这叫做 “We’re putting our money where our mouth is”,大概意思是不是光动嘴,而且还出了真金白银。虽然巧舌如簧,但Allergen是美国知名的生物医药企业,与Valeant相比,可以说是根红苗正,系出名门。对Allergen的收购需要借贷数百亿美元,连华尔街都觉得不靠谱了,之后就越来越多的人指出了该公司的所谓商业模式的漏洞。

屋漏偏逢连夜雨,华尔街发现了该公司与一家药品销售公司名义上是客户,实际上是股东,而没有对外披露。这个财务问题被曝光后,VRX的股价大跌,曾经一天就跌去了40%。之后更是大跌不已,股价从250多跌倒现在只有20左右,跌去了90%多。

大结局:Valeant公司原来的CEO Michael Pearson被罢免,黯然下台。最大的支持者Bill Ackman在该股票上账面亏损了40亿美元,但现在仍然是该公司的大股东,表示要与公司风雨同舟,做长期投资。公司最近在出售其资产,以偿还300亿美元的债务。其出售给三胞集团的资产是他们在2015年12月以5亿美元左右收购。 事后看来,很多时候资本市场会陷入“自说自话”的陷阱,对于明显的商业模式上的漏洞和风险视而不见。Valeant的故事之所以讲不下去了,主要是其“收购-涨价-再收购”的模式已经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了,只能去冒险收购一家大公司,结果暴露了其软肋,失去了光鲜的外衣。所以,对于所谓商业模式的创新,一定要警惕。说的太美好,往往是个陷阱!

(文章来源雪球)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参考,并非投资建议,我们将竭力提供专业可靠的信息。转载请注明来源,本公司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