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半导体贸易战的绝佳牺牲品

2017-01-18 16:00

AMD股价持续下滑,除了公司基本面的不利支持,也不能忽视了中美贸易政策的影响。未来,政治不确定性或是悬在AMD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由华盛学院林九翻译。

先提几个论点:

1)如果中美之间爆发半导体行业的贸易战,AMD营收、市场占有率都将严重受损,股价将会缩水,为投资者提供了一个卖空的机会。

2)AMD将会比其主要竞争对手,英特尔和英伟达遭受的损失更严重,因为AMD28%的营收来自中国;

3)如果美国收紧与中国的贸易,AMD在中国的两个合资企业可能会受影响;

4)特朗普任命纳瓦罗和蒂勒森或埋下了贸易冲突的种子。

5)AMD的股价还没有提前反映中美贸易战的预期。

虽然笔者认为AMD的股价在长期来看将会是上升的(Ryzen将对公司股价有提振),但是中美之间可能爆发的贸易战争却给公司笼罩了一团阴云,致使公司股价中期回撤。

至于该担忧的影响程度有多大,我们来看看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协会(WSTS)的数据,2016年亚太地区的半导体销售额为2060亿美元,预计2017年和2018年还将按年增长2.8%,2017年市场规模预计为3500亿美元。

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对中美半导体贸易可能采取的政策,美国的半导体公司在亚太市场的营收可能会面临潜在的风险。

下图为2015全球半导体市场份额。亚太地区最大的的需求来源于中国,占到全球半导体需求的29%。

​​​​​​​

中国方面则在积极寻求海外半导体公司并购以及用建立合资公司等方式,寻求知识产权的积累、发展国产芯片,来满足国家战略安全的要求。一些海外半导体公司,比如英特尔,就被要求在中国境内生产产品,以此作为进入中国市场的条件。

为了扶持本土半导体公司,发展中国芯,中国政府提供的资金达1600亿美元。担忧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支持,全球半导体可能产能过剩,以及安全问题,特朗普背后的贸易顾问们将加大限制中国企业对美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

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此前已经拒绝了一些中国企业发起的半导体并购,比如在收购西部数据(NYSE:WDC),Micron(NASDAQ:MU)等公司上。

在这样的紧张局势中,AMD将会处于怎样的处境呢?该公司已经在中国有两个合作伙伴,一是与天津海光合作,其可以使用AMD的技术来开发服务器芯片,但芯片仅限于在中国市场销售。另外,与通富微电成立合资公司,通富微电拥有合资公司85%股权,该交易价值4.36亿美元,AMD提供产线和测试等设备。

这两项合作协议已经为AMD带来超过5亿美元的收入,如果合作受中美贸易冲突影响,AMD在营收上将大受损失。

AMD比起竞争对手更受伤

如此政治上带来的负面影响超过半导体的需求增长,AMD的营收和股价都会很受伤,此外,AMD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难度也会加大,极端的情况,贸易禁运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通过AMD提交的SEC文件可以看到,2014年公司在中国的营收占到总营收的42%,2015年占比为28%。相比之下,英特尔在中国的营收占比分布为20%,21%;英伟达为19%,16%。由此看出,在这场可能到来的暴风雨中,AMD的小船显然脆弱得多。

作为美国方面更为严格的半导体贸易管制的回应,中国政府可能拒绝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关闭部分贸易等。毫无疑问中国现在正在大量囤积知识产权,以免未来国内商业活动受可能的政治波动的影响。

英特尔和英伟达在税收优惠上可能更有优势

AMD处境堪忧,但他的老对手们却可能有甜头尝——他们可能从特朗普的海外资金回国减税政策中受益(特朗普提议将公司普适税率降到15%)。

英伟达和英特尔手上的现金都比AMD多。2014年,JP摩根预测英特尔滞留在海外的现金约97亿美元,不过某些机构预测目前该数字为250亿美元。即使是97亿美元也大大高于AMD2015拥有的所有现金(包括美国境内的)——区区7.8亿美元。很明显,在这项政策方面,AMD没什么甜头。

可能有人要问了,这个贸易战不一定发生啊?是的,我们只是在谈“可能”,有两个事情加剧了市场的担忧。第一是特朗普提名了强硬派经济学者纳瓦罗(Peter Navarro)来领导其全国贸易委员会。

纳瓦罗眼中的中国政府是这样的:“野蛮,无德,残忍,欺骗”。他在2006年出版的书《即将到来的中国之战》(The Coming China Wars)”中,对中国政策展开了深入的批评,此外,还著有《致命中国》,有兴趣的可以读读。

另一个就是特朗普提名的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南海问题上已经引起了潜在的冲突,他声言禁止在中国南海建造人工岛屿。

“我们将给中国一个明确的信号。首先,要停止‘造岛’;其次,中方无权进入这些岛屿,”蒂勒森在其成为美国最高外交长官的听证会上说,“他们正在‘占据’或控制,或宣称主权的领土是不合法的。”

以上一些重要职位的人选充分表明了特朗普可能的政策倾向,提升了市场对中美潜在贸易战的担忧。对AMD来说,前路政治不确定性太大。

结论

AMD的股价从2015年7月一路攀升到前期的高点12.42美元,已经充分奠定了未来几个月股价下滑的基础,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做空的好机会。如果中美之间的芯片贸易摩擦升级,该公司将是半导体行业中最受影响的一个。

另外,虽然最近几天公司股价下跌近20%,但仍然处于高位,可见其股价还没有反映对中美贸易冲突的担忧。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参考,并非投资建议,我们将竭力提供专业可靠的信息。转载请注明来源,本公司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