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大智若愚

2016-12-30 12:20

雷达里奥是美国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的创始人。桥水基金始创于1975年。截止2016年7月,该基金公司管理的资金规模达到了1500亿美元,是全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之一。

桥水基金被很多人视为对冲基金行业最成功的标杆企业之一。根据彭博社的报道,在2016年1月,桥水的旗舰基金,纯阿尔法(Pure Alpha)基金,取代了索罗斯的量子基金(Quantum Endowment Fund),成为为投资者带来收益最高的对冲基金。从基金创立的1975年,到2015年年底,该基金共为投资者们赚取了大约450亿美元。

2015年2月的一个对冲基金大会上,达里奥在被采访时提到:

99%的时间里,达里奥认同他自己的量化交易策略。在剩下的1%的时间里,当他不认同量化交易策略的结论时,他自己有2/3的次数是错的。

达里奥是从写宏观经济投资日报起家的,他也被誉为华尔街最富洞见的职业经理之一。达里奥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能够充分意识到自己所无法克服的人类共通的行为弱点。

一个投资者是否聪明,其中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他/她对自己的弱点是否清楚。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有很多研究证明我们投资者确实受到各种非理性行为习惯的影响,比如“过度自信”,“代表性偏差”,“后视镜偏差”等等。

在美国,有一本投资类的畅销书,叫做《战胜市场的小书》。该书的作者Joel Greenblatt在书中提到一个战胜股票市场的“秘方”。这个“秘方”非常简单,那就是以两个关键指标去对上市公司进行估值:资本报酬率(Return on Capital)和盈利收益率(Earnings yield)。

根据Greenblatt对于美国股票历史的回测统计,如果根据这两个指标去系统化的挑选股票并长期坚持,就可以得到比股票市场平均回报更高的投资回报。

在2009-2011年间,Greenblatt的资产管理公司Gotham Capital向他们的客户提供了两个选项来管理这些投资者的资金。

选项1-自主投资:Greenblatt的选股策略会给客户做出应该买卖哪些股票的推荐,最后让客户自己决定是否遵从该系统推荐的投资策略。

选项2-系统投资:投资管理公司会根据上文提到的选股规则去管理客户的资金。投资者自己无法改变或者影响投资决策。

最后Greenblatt发现,在这两年里,自主管理的投资者获得了平均59.4%的投资总回报,比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回报(62.7%)稍微差了一些。而那些放弃自己做决定,完全遵从系统的投资者获得的平均总回报为84.1%,远远超过了自主投资账户和市场平均回报。

在所有的“自主投资”的账户中,那些回报最好的账户,恰恰是那些做出投资决定最少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在一开始遵从投资建议,买了那些系统推荐的股票,然后在两年内什么交易都没有做,结果他们的账户的投资回报是最好的。

有时候,袖手旁观长达两年,或者更长时间,保持自己什么都不做,恰恰是很多投资者无法做到的最难的事情。因为市场会因为不断发生的新闻事件而上下波动,比如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上台,或者欧洲公投产生让人意外的结果,或者中国的经济增速比预期来的低,等等。很多“努力”的投资者每天关心新闻动向,目的就是“比别人更快一步”。要他们在读到负面新闻以后还能够保持“心如止水”,而不去跟着市场买进卖出,是需要非常大的定力和信心的。

其次,如果按照一个“价值投资”的策略去进行选股,那么投资者肯定需要去买那些估值非常便宜的股票。而估值便宜的股票,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不被市场看好的股票,这也是这些股票估值低的主要原因。银行股,只有在市场担心其坏账率很高的情况下才会卖的便宜。如果大家都非常看好某个行业,或者公司,那么其股票的估值也会水涨船高,也就不再符合“价值股”的定义了。

要发现并购买这些“价值股”,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但是要长期坚持持有这样的“垃圾股”,却是大多数投资者无法做到的。很多投资者在购买某只股票时坚信自己是一个“价值投资者”,但是在若干月或者年之后,该股票的价格如果继续下跌,那么投资者的信心就会动摇,他也很可能把这样的股票割掉。反过来,很多投资者只是在股票价格上涨时才去补仓,那么他买进该股票时的价位就已经上升了。投资者们倾向于这种“低卖高买”的投资习惯,是他们无法获得好的投资回报的主要原因之一。

诺贝尔奖得主丹尼卡纳曼(Daniel Kahneman)在其著作《思考,快和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提到,我们人类在做决策时会依赖两种系统:系统1和系统2。系统1属于“短平快”的决策方法,要求主人在最短时间内通过一些捷径做出分析并得出结论。而系统2则需要我们静下心来,仔细考虑并分析问题的对错和利弊,在充分思考后再做出决策。我们所有人都倾向于用系统1做决策,因为它比较快,省力,不需要动用大量的脑力。但是现实的复杂性,决定了我们大部分时间用系统1做出的决策都是错误的。很多投资者做出的”低卖高买“的投资决策,恰恰就是典型的”系统1“做出的错误决策,那么他们得不到好的投资回报也就可以理解了。

越是傻的投资人,越是对自己充满盲目的自信,而不去反省自己可能的错误和偏见。一个聪明的投资者,应该充分意识到自己的缺点,时刻检验自己是否堕入了“只缘身在此山中”的陷阱,并且通过一定的措施来弥补自己的短处,提高自己对于行为学偏见的影响的免疫力。这可能也是我们能够从达里奥这样出色的投资经理身上学习的重要的素质之一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参考,并非投资建议,我们将竭力提供专业可靠的信息。转载请注明来源,本公司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