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橼”是谁?我只认识“浑水”

2016-12-29 14:34

Citron Research香橼昨日做空英伟达,之前因为做空360而广为中国股民所知,而在美国,专门针对中概股的做空机构有20多家。Citron Research其实出错率还是很高的,但是其中一家公司——浑水,无疑是做空中概股公司之中最典型的代表。

尽管中概股的各大掌门人,对浑水深恶痛绝,但却没有人敢于轻视它。因为它的破坏性,已经在市场上得到了证明。谁也不敢保证,这种破坏性,永远不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只有尽早明了对方的路数与手法,才能做到有备无患。并能在攻击来临之际,合理应用策略,将损失降低到最低。

“浑水”,英文名Muddy Waters,一个美国的匿名调查机构,针对在美上市中国公司发布质疑调查报告,2010年由于成功猎杀数家中国公司,在资本市场名声大噪。“浑水”创始人卡尔森·布洛克(Carson Block)说,这个名字源自中国成语“浑水摸鱼”,意喻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大多有各种问题。

不管是真的被黑,还是主动被黑,类似“浑水”这种专以攻击上市公司、做空股价来获得利益的匿名机构,一般只能保持非常低调。

浑水公司成立于2010年年初。浑水成立的目的是抓住那些试图浑水摸鱼的中国概念股公司。浑水声明自己是一家盈利性机构,他们向投资者出售研究产品及服务,包括尽职调查服务等。北美资本市场上的浑水调研公司因其连续揭发中国概念股的造假丑闻而成名。该公司团队一直潜伏在中国。

浑水公司官方网站上面并未披露公司的办公地址、联系电话等相关信息。但该公司在香港办事处的注册地址位于九龙尖沙咀柯士甸道122号丽斯广场19层D室,成立于2010年6月28日。从一份浑水公司在香港的登记注册信息登记表上得知,浑水公司的创办人员为一名叫CarsonCutlerBlock的美国人。不过这份信息登记表上显示Block的住址在上海洛川中路1158号1号楼3层。据接近Block的人透露,在没有成立浑水公司之前,Block曾做过物流相关的产业,但因种种原因都没能成功,在机缘巧合之下,才开始从事专门做空中概股的工作。而正是做空了多家公司之后,浑水公司才逐渐在这趟“浑水”中慢慢浮现出来。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看,浑水们是如何对目标发动袭击的。

选择目标

浑水们对中国企业的各种特殊变动十分敏感。比如,当初做空绿诺,就是因为发现该公司频繁更换审计师、首席财务官辞职、不平常地调整以往财务报表数字等;做空展讯,则是因为该公司首席财务官两度辞职、审计委员会成员辞职、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等。

浑水们会分析上市公司的披露信息,看这些信息是不是合理的、有没有逻辑性、有没有漏洞。有时也会访问管理层或员工,实地考察公司等。还会留意市场上的传言,及自己分析得到的一些漏洞,并做进一步调查。

浑水们还会寻找一些故事好得难以置信的公司,比如一些利润率、市盈率、增长率比同行及龙头企业高很多的公司。也会去看这些公司的高管、董事会及重要合作伙伴有无“前科”,以及披露信息中有些看上去不合常理或者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

实地调查

曾经有被做空的中资公司老板表示,直到公司股票被做空,才发现对手早就潜进自己公司的厂区,装上摄像头偷拍半月有余,而自己竟浑然不知。

和华尔街主流分析师相比,浑水的研究实力并不突出。不少国内分析师甚至直言:浑水并不懂会计。而浑水创始人对中国的熟悉,却成为其最大优势。

浑水发布报告的基础,是详尽的资料分析,以及实地调查。纳入调查范围的,不仅是上市公司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报告,还会对比这些公司向中国工商、税务等部门提交的材料。

潜伏

如果已经选定了目标,决定做空一家企业,浑水们就会早早设立空头仓位,这是日后获取暴利的保证。

打造核弹

浑水们唯一、也是最重要的武器,就是对目标公司的研究报告。他们会在这上面花费很大的心血。

如果你看过浑水的研究报告,就知道它是做了功课的,所以很唬人,这点它比香椽要强。香椽的报告,往往粗糙武断、闭门造车、且情绪化十足。据说浑水曾经为刺探嘉汉林业,专门组过一个有律师、有会计和林业专家的团队,跑了好几个省,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调查研究。这种投入,你真的防不胜防。

当然,它的这种投入也没有白费。对嘉汉林业的研究报告一共有40页,发布之后蒸发了嘉汉林业40亿美元的市值。1页报告1亿美元,相信浑水自己也没有少挣。

精选时机

做空这门生意,时机选择非常重要。

而浑水,更是深悟此道。

除第一次发布报告做空东方纸业时,由于尚无经验是在盘后发布的以外,浑水的所有报告,都是选择了在盘中发布。

尤其是对新东方的做空,更是选在SEC的调查宣布之后的第二天,浑水适时地推出了自己的调查报告。而上百页的报告,显然是早有预谋和准备的。俞敏洪说,他算到了SEC,却没有算到浑水。

造势

浑水正式公布报告之前,会与目标公司主要股东、各大基金或是机构先行联系,透露其做空意图,以此寻求报告发布后的支持,借此产生更大的市场影响力。对东方纸业发布首份报告时,除在网站发布外,还将报告直接发送给50个人。

穷追猛打

浑水的很多做空行为,都是连续发布多份报告。通过报告的连续性,不断的揭示或重复对象的问题,以对对方造成持续的压力,和保持媒体对事件的持续关注。

利用文化差异

这是最绝、也是最无耻的一招。

有人说浑水开始成熟,不是说它的证据有多确凿,而是它越来越熟悉中国的商业规则。这很可怕,因为这种报告很容易影响不熟悉中国的美国投资者,同时又让中国的公司一时很难对它提出指控。

因为,它利用的是暗示、是误导,利用的是文化差异。你很难抓住它的把柄,但在投资者心目中,对你的伤害已经造成了。

这样,它的目标就已经达到了。而你,则苦不堪言。

规避责任

浑水的创始人有法律背景,是在律师事务所呆过的。所以,经常在报告的免责声明里,把自己的法律责任,择得一干二净。而在美国那样一个自由的市场里,也很难对其进行监管。

按照目前美国的法律,金融机构和研究公司发布研究报告,即使有错误或者因此获利,都能轻易规避法律的惩罚。起诉浑水等公司很容易,但要赢很难(但如果浑水等研究公司被证明和对冲基金有合作,一起卖空唱空,则面临操纵市场的指控)。

构建联盟

真正的大鳄,是不会暴露在前台的。

浑水等做空机构只是马前卒,是负责冲锋和掩饰的。其背后有强大的对冲基金在行动,这是一个很大的产业链。

一些公司之所以被做空,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一些对冲基金曾经是它们的股东。知道公司有瑕疵,现在做空再赚一把。与此同时,做空者在做空公司里往往都有内鬼,帮助收集资料。如果做空者觉得资料是有效的,就会决定做空。

对冲基金一般会先把一些材料,送给浑水这样的公司。让他们写分析报告,再把报告发给一些基金公司,鼓动更多的机构建空仓。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再让浑水这类的研究公司正式发布这个报告。同时他们在二级市场上集体砸盘,引起恐慌,届时卖盘汹涌。股价跌到一定价格,接受股票质押的银行等机构就会斩仓,股价于是再跌。跌到理想价位后,做空者再进来补仓,把借来的股票还掉,一轮做空获利就此完成。

做空机构是否与对冲基金合作,是界定其是否违反法律的敏感因素。但在这方面,你很难拿到证据。

最后一击

一旦中国公司被做空,流通市场股东蒙受损失,马上就会有美国律师事务所“默契”地提出负责集体诉讼索赔,费用一般由律师所预支,采取风险代理。如果诉讼成功,律师所能够分到高额赔偿,而分到参与诉讼的散户投资人身上的则很少。而这也是做空产业链的一环。

结语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浑水等做空机构,对中概股的威胁永远不会消除。双方之间的对抗关系,也将长期持续下去。而各自的招数和手法,也将不断变化、花样翻新。

而对于已经赴海外上市,和打算赴海外上市的企业家们,如何应付做空机构随时可能发起的攻击,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这就需要不断关注他们的动向和招数变化,这样才能在遭受攻击时妥善应对、立于不败。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参考,并非投资建议,我们将竭力提供专业可靠的信息。转载请注明来源,本公司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