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信号是做空信号?

2016-12-21 17:25

拜伦·罗斯柴尔德有句名言:股价大跌的时候是买入的最佳时机。这句话的后半部分则没那么广为人知——股价大涨时是卖出的最佳时机。这句名言可以追溯到拿破仑战争时期。这句话后半部分是否要改为“卖出的最佳时机是特朗普发言之时”,让我们拭目以待。

美股持续上涨,市场上声音很多。有分析师预测特朗普股市上涨效应在2017年或将持续,有人认为当前是分析师影响投资者举动“最有效点位”,也有专家认为“千万别打赌特朗普上涨效应会在新年结束”。市场唱多的声音听着有点像胜利的号角,情形如同2000年1月的思科(NASDAQ:CSCO)一样(2000年3月思科股价涨至最高点78.26,随即一路下跌,至今股价未超过35美元)。

大选后1个多月,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标普500指数都上涨了8.5%。

大家如此看好股市的原因很清楚:

共和党控制了政府的行政和立法机构。特朗普承诺加大基建支出使各类国内企业受益。他还承诺减税、实施“税收遣返协议”、通过基建支出和减税来制造通胀,以及打击“不公平”进口来提升美国生产商(尤其是金融公司)的投资金额和利润。

11月时,对冲基金错过了特朗普上涨(仅上涨0.9%),12月时为了跟上上涨步调,出现了对冲基金的“恐慌性买入”。

笔者并不建议卖空,不过谨慎投资(或者说在他人贪婪入市时保持警醒)也许表示你可以获利了结部分筹码了。

美股的利空因素并没有引起它们应当受到的关注,在四季度后,这些因素很可能会被各公司管理层广泛讨论:

1.美元走强波及出口商(比如,波音公司(NYSE:BA),通用电气(NYSE:GE)),一个原因是销售额换算成美元后金额减少;第二,相比之下,海外同行有价格优势。

2.利率提高对房屋销售,房地产以及相应的家装家电股都会有实质影响,比如Lenar(NYSE:LEN),Home Depot(NYSE:HD)。

3.如果因为贸易保护增加进口商品税,将对消费性开支有负面影响,影响股票比如Target(NYSE:TGT),沃尔玛(NYSE:WMT)。

4.非技术移民的大量减少会提高食品和服务价格,这同样也会对消费性开支有不利影响,利空Health(NYSE:HLS)。

4.很多公司已经在支付低额税收了,因此减税对很多公司都不会有实质性影响,比如Microsoft(NASDAQ:MSFT)。

下表显示了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标普500指数的市盈率变化。当前的市盈率比里根时期任意时间的市盈率还要高,并且接近互联网热潮时的市盈率(请注意:在互联网热潮和大萧条期间,利润暴跌造成市盈率曲线的扭曲)。

如果进一步研究,你会发现:市盈率与债券收益率之间存在显著的历史相关性。当经济从历史低点过渡到一般低点时,逻辑显示资金会从股票流向债券(市盈率与10年期债券间存在0.52倍的负相关性)。

来源:SureDividend.com (数据来自Multpl)

特朗普当选前的股市上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没有其他替代投资标的造成的;换言之,债券和国债收益率这么低,投资者只能投资股票。分红超过3%的股票(如AT&T(NYSE:T))和股息增长的股票尤其受益,比如强生(NYSE:JNJ),Champions,Chanllengers等。当债券更具吸引力时,他们就会成为股票替代品。股市上涨后,可能会出现资金从高风险股票流入低风险债券的情况。供求关系和资金流向表明:一旦这种情况出现,股价和股票市盈率就会下跌。

我承认自己把握不准市场时机,所以我也不会说近期股市会有调整。但我认为未来12至18个月的市盈率会有所下降,尤其是在加息以后。如果你在时代杂志或彭博上看到牛市或其他的股市标识,这也许意味着市场顶部将要来临。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参考,并非投资建议,我们将竭力提供专业可靠的信息。转载请注明来源,本公司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